逸凤引凰 第二十章 杀死魔头 携女归隐(6)

  “好吧!我去!”他无可奈何地说,入亭提包囊。
  突然,几条快速的人影,往东疾飞而去,从那份轻功身法的速度来看,都是武林健者,当世一流高手。
  荀文祥觉得这些黑影的身形,其中之一,是他熟悉的,于是,来不及向姑娘打招呼,展开身形,追了上去。
  约行数里,这些夜行人到了一处密林,几人在林内各使眼力,往四周略略打量,便各自坐在草丛间盘膝休息。
  荀文祥被他们搅得莫名其妙,难道这些人行色匆匆跑到这儿来,就是为了坐在这儿运功调息么?”
  他敢肯定的说:“不是。”
  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难道也是为了胭脂飞马?
  他微感好奇地向前逼近,现在他看清楚了这些人的面目,不由心中一震,其中白凤赫然在内,还有鬼手琵琶和万里鹏。
  他正准备上前与白凤见面,倏地从林内走来八个小童,各持八角灯笼,背后俱斜插一柄宝剑。
  一律白色缎饱披身,腰上结着红绸英雄带,步展整齐,排成两队,疾驰而来。
  那八个童子到了这些高手面前之后,队形一分,两旁立好,由一个眉清目秀的童子上前答话道:“哪位是太极门传人?”
  那些江湖高手当中,站起一位清瘦老者,抱拳笑说:“在下就是太极门传人毛鹏。外号太极秀士。”
  那个重于眼珠略转,回头对另七个重干道:“快通报师父,说太极秀士已到!”
  六个童子齐应一声,齐俯身抬起一块石头,由第一个开始,往前面不远的一株大树上掷去。
  只听到“咚!咚!咚……”连着七声大响,一声比一声高,一声比一声大,震得四周树木沙沙作响,声传数里。
  荀文祥看得大吃一惊,这童子最多不过十三。
  四岁,每人都有这么大的内力,可见其师父的功力更惊人。
  一会儿,从一条小径上出现了一行人。
  前面四个重于持灯引路,后面则四个黄子抬着一张软床,上面坐着一男一女,谈笑自如,毫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。
  荀文样打量着软床上那一对男女,只见那个女的年约三十多岁,虽轻抹淡妆,亦掩不住动人的经色。
  当他目光触及那男的时,不由一惊,正是在松林庄逃脱的幽冥使者老凶魔澹台克刚,这时的装束还算称心。
  幽冥使者看见这些江湖高手后,冷哼一声,对那女的咧嘴笑道:“娘子,这些东西你准备怎么处置呀?”
  女的格格笑道:“统统不留活口。”
  白凤首先忍耐不住,闻言大怒,娇叱道:“别以为自己有几分功力,就敢自空四海,姑奶奶还未把你看在眼里。”
  女的见白凤面色微变后,便立即英华内敛,提功运气,虽未达到三花聚顶,五气朝元地步,但也能百脉皆畅,气纳丹田,神归紫府,不由暗暗点头,觉得此女颇不易与,比太极秀士不知要高出多少。
  那女的双目冷光怒射,闪烁着慑人的光芒,对白风怒喝道:“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,是想我死?”
  白凤性情本就高傲,那会容忍得住,立即面罩寒霜,煞气陡增,不再答后,双拿一提,脚下却如行云流水般,飘然向那女的击出。
  此女乃当代红粉魔头碧露仙娘,岂会把她这点功夫看在眼里。
  只见碧露仙娘突地把身子射向半空,施出一招“落叶归根”,双掌化为漫天掌影,疾苦流失,向白凤当下罩下。
  白鼠也极为识货,知她这招含有奇诡莫测的变化,她不敢硬接,身形疾职,退出掌影一立以外。
  碧露仙娘心中做惊,似未料到这个年轻轻的女娃儿,身手党如此了得,冷关一声,身子在空中一转,又向白风扑到。
  白凤见她盛气凌人,心中暗怒,提聚神功,想一拼死战。
  碧露仙姐见状,心头暗喜。
  “你是找死!”
  掌法骤变,施出绝招“寒阴掌”,带起一阵寒飓,向白凤疾推而至。
  白凤陡感阴气罩面,便知这种草力特别霸道,连忙提聚真气,猛推而出。
  双方都是含怒出手,掌势何等猛烈,若是双方接实,白凤虽有神功护体,也难免不被寒阴掌力震断心脉,而碧露仙娘功力虽厚,也将震得重伤。
  正在这时,忽闻一人大喝道:“凤妹,快退!”
  随声从空中困落一人,人未至,掌已发,一股玄天罡气,和碧露仙娘的掌力击在一起。
  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大响,碧露仙娘似受重伤,神色一变,被震退了七八步方始稳住脚步,而后来之人,只是身形一晃。
  白凤闻那声“凤妹”后,神色已是一愣,这种亲热的称呼,已许久未闻了,她几疑身在梦中。
  半晌,她才神智清醒,举目一瞧,眼前不是自己梦寐难忘的祥哥哥吗?
  她心情激动,意念尚未回转,入已被荀文祥搂了个正着,她不知是羞是喜,止不住泪珠儿簌簌直落。
  荀文祥见了,讶声问:“凤妹,你怎么啦?”
  “我……我是太高兴了……样哥……想不到还能见到你……”
  “傻丫头,我这不是好端端的吗?怎么说这种话……”苟文祥为她抹去颊上的泪珠,温柔地说。
  二人皆忘了身在何处,也不管周围众人的眼光。
  白凤抬头望着他,娇羞地说:“祥哥哥,我不要让你走了,就算你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跟着你,好吗?”
  苟文祥点点头,满脸柔情的轻声说:“好,我们回到玲珑山,不再过问江湖的事。”
  亭子边停着的马车并没有离去。
  “白凤姐姐,要不要上车呀?”车上的小姑娘尖声叫。
  这使荀文祥听呆了,这是怎么回事。
  (全书完)——
  老衲扫校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