逸凤引凰 第二十章 杀死魔头 携女归隐(5)

  “应该。兄弟,我今天替你办,咱们小聚三五天“你别替我打算,我这浪人不拘小节,说走就走无牵无挂,真正的朋友,不该是在喝酒吃肉的俗人。”
  第三天一早,一辆骤车驰上东行的大官道,车座除了车把式之外,另一个是要死不活的老苍头。
  十里亭落在身后了。骡车开始加快。
  不久,上溪村在望,路旁的歇脚亭内,一个大汉正坐在栏上吹萧,身侧搁了一只大背囊。
  他是荀文祥,早些天在这座村子里吓走了幽冥使者,救了八方风雨周巡捕。
  骡车驰到,他停止了吹奏,信步出事;老远便叫:“嗨!歇会儿喝口水,前途州里没有村店,错过了有人会后悔的。”
  老苍头一怔,示意车把式停车……
  四头健骤止蹄,车恰好停在凉亭外。
  “老乡,你好像有事?”老苍头问。
  “你真聪明。”他含笑走近车门:“石姑娘,要不要出来谈谈?我知道你很开心,得到了胭脂飞马,不会是急急赶回去救你老爹吧?”
  车窗的帘子一锨,清秀慧黠的如珠姑娘探出头来。
  她先是卟嗤一笑,才说:“你已经无奈我何了,是吗?我可是合情合理合法得来的,你不会卑劣得下手抢吧?”
  “不会,我荀文样赚的可是清清白白的钱,穷死了也不会去做强盗。但我有件事不明白?”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你知道禹州夹龙山下,张八河旁的五槐庄徐家吗?”
  “我该知道吗?”姑娘问,不笑了。
  “该不该无关宏旨。”
  “你”
  “五槐庄主徐若愚,那老家伙有个欺世的绰号叫什么飞云神龙。他有三子两女,么女叫徐佩。
  那坏丫头也有个骗人唬人的绰号,好位叫……叫什么你知道吗?”他流里流飞地邪笑:
  “女飞卫没错吧?”
  “你”
  “那坏丫头出道两年,到处惹组生非,谁让她看不顺眼,保证会有横祸飞灾,凭她小小年纪,人情世故所知有限,竟然用拳头刀剑管闲事,怎么不天下大乱?”
  “她惹了你啦?”姑娘没好气地问。
  “没有。”
  “那你怎么知道。”
  “我曾经在信阳州,亲自目击她当街折辱豫南第一条好汉大力神飞,那次仅因为大力神飞的马车,阻挡了她的乌。”
  所以,我看不顺眼,连带也瞧不起她老爹飞云神龙,因为那老家伙没将女儿教好,龙生龙凤生风,老鼠……”
  “你给我住嘴!”姑娘大发娇嗔。
  “我不明白的是,徐家是武林世家,声誉甚隆,家财万贯,田地大得张眼望不见尽头,为何竟然起意谋夺人家的胭脂飞马?这算什么?”
  “你……”
  “那天晚上在废园子里,我没有想到会是你,你的剑术的确令我吃惊,事后,我才清出可能是你。
  不错,你虽然用骗术,但总算是合法把飞马弄到手,我无可奈何你,因为我是个讲理的人。但从现在起,你得小心了!”
  “我小心什么?”
  “哼!”
  “你倒是说呀?”
  “我要用合法的手段;把你的胭脂飞马给夺过来。好了,话已经说完,你可以走了,后会有期。”
  “你这个人以往我不认识你,但现在总算认识了。你聪明又有什么用?还不是和我一样任性。”姑娘笑着说。
  “我任性?”荀文祥一怔。
  “难道不是吗?”
  “我不懂你这话的意思。”
  “石姑姐深闺弱质,她能千里迢迢抛头露面到陕州向翟大爷求救吗?只怕走不了十里百里,不遭意外也会累死,我能不帮她见死不救吗?”
  “这……石姑娘真有其人?”荀文祥迟疑地问。
  “你敢和我跑一趟归德府吗?”姑娘凤目一险。
  “这”
  “把你的臭包囊提上来。姑娘推开车门,贝齿咬着下唇气呼呼的神气,但灵秀的风目却有笑意。
  “干什么?”
  “上来呀!我不怕你,你任性我也任性,了不起我们再拉拼个百十招。那天晚上你打断了我的牛角,那是因为下雨我脚下太滑,你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  喂……你到底是上来不上来?”
  荀文祥反而股红了,小小的车厢,一男一女挤在里面,像话吗?”
  “我不怕你。”荀文祥摇摇头苦笑:“碰上你这种一这种精灵古怪的小姑娘,真令人头大。”
  “你不去也不成,上车啦!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石姑娘一家老小还在大牢里,我一个人孤掌难鸣,有你这熟悉官样文章,武艺惊世骇俗,而且诡计多端的老狐狸在,石姑娘一家定可起死回生。上车啦!你要我求你吗?”姑娘得意地说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