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代枭雄 第二十二章(13)

  秋雷脱手松剑,滚出八尺,金神一手抓住插在胸口的长剑,“铮”一声剑应手而折,再伸手拔剑尖,剑尖离体,他站不起来了,在地上抽搐,独角天魔仆伏在地,寂然不动。
  秋雷脸色变成死人般惨白,站起一手按腰背,一手掩胁,死瞪了两人一眼,然后吃力地举步消失在地道秘口中。进入地道,地道门自闭,他吃力地往下走,所经处,地上留下血迹。不久,眼前大放光明,密室到了,密室一半是陆地,另一半是水,停了三艘快艇,怪!
  木榻旁居然有人哩,灯光下,李美贞姑娘盛装俏立,一手持了一只皮囊,她急急迎上娇叫道:“爷!怎么了?我知道你会来,果然来了。”
  “哇……”秋雷喷出一口鲜血,跌入美贞怀中,已陷入昏迷境地,仍喘息着说:
  “扶……扶我上……船,我……我们走。”
  美贞不扶他上船,却扶他到床边,猛地一肘顶出。顶中他的心口,他砰然倒在床中呻吟,美贞出手如风,拉住他的手一扭一带,肩井立卸,她一把将他提起,珠泪滚滚地哭叫道:“飞龙,你也有今天,也有今天。”
  秋雷口中的鲜血不住往外流,喘息着说:“我……我知道;我会死在你……你手中的,只怪我自……自信太甚,也后……后海不听绿凤的警……警告、命也,你杀……杀了我……
  吧……”
  “我不会便宜你的,你这猪狗!畜生!”美贞疯狂地叫,向外跪下狂叫道:“爹在天之灵冥鉴,女儿含羞忍辱,终于等到这天了,请看女儿活剥了这畜生。”她疯狂地跃起,拔出秋雷腰带上的屠蛟匕。
  “不可!”有人从床后转出叫,是侍女小珊。
  “珊姐,为什么?”美贞大叫。
  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他从前不杀你,你也该有良心,我不许你剐他,留他全尸。”小珊说。
  美贞低下头,挥泪说:“珊姐,也许你是对的,你也是受凌辱的人,你能留他全尸,我也该尊重你的意见,好吧!”
  她捡起皮囊,拖起秋雷大叫道:“你听着,留你全尸,皮囊中盛着你的紫色葫芦,葫芦里是你用来毒杀师父的天蝎玛瑙酒和我加的毒药,本来,如果你没受伤,但血战后定然神智不清,口干舌燥,我早替你准备好了,你会喝的,现在你喝不喝?”
  秋雷死盯了皮囊一眼,突然狂笑道:“哈哈哈哈!也许天地真有鬼神,当年获玛瑙时,我曾起誓说如果违约便死在这块玛瑙上,老天爷,哈哈,你真会开玩笑,我认命了,李姑娘,我不但应誓,还偿还你的血债哩,接上我的肩臼,我自己来喝,哈哈,如果九华羽士在这儿,他该笑死了,当年我是向他发誓的。”他出奇地亢奋,可能是到了回光返照的地步了。
  美贞已看出他已油尽灯枯,放下屠蛟匕,替他接上右手的肩回,他抓起皮囊,喝个精光。
  蓦地,室口有人抢入,脱口大叫:“哈哈!谁说我九华羽士不该笑……啊……”
  最后一声掺号惊心动魄,令人毛骨悚然,原来秋雷丢下皮囊,颠手抓起屠蛟匕,用尽余力掷出,不偏不倚贯入八尺外观在口的九华羽士的胸口,透背而过,钉在对面的墙壁上,秋雷人后倒,仍掏出胸前的天蝎玛瑙,向水中一掷,方合上双目,一代枭雄,含笑溘然长逝。
  “他……他……死得英……雄。”小研掩面泣叫。
  九华羽土居然未倒,以手掩胸咬牙切齿向前走,摇摇晃晃,经过床缘,本想向床上倒,身躯却不听指挥,反向另一侧冲“噗通!”掉下水去了。
  室口人影再现,奔入了秋岚和白姑娘,秋岚抢近床前一把将秋雷抱起,痛苦地叫道:
  “天哪!我来晚了,老天!是我害了他,我害了他!”
  美贞失神地走向室口,茫然地拔出壁上的屠蛟匕,缓缓地抵向心坎。
  “姐姐,你不见妈一面么?”走道中有人叫,是李玉衡和慧姑娘。
  美贞手上的屠蛟匕已刺入半分,突然失手坠地,哭道:“妈!妈!女儿好……好恨!”
  说完抱住乃弟放声大号。
  秋岚抱着乃弟的尸身,大踏步向上走,白姑娘在后相随,两人都泪下如雨。
  走出秘道口,劈面遇上一个黑衣人,误认秋岚是秋雷,挺剑急冲而上。
  “走开!不要叫我开杀戒。”秋岚大吼。
  “你还不滚?”是矮方朔的叫声。黑衣人扭头便跑。大火在燃烧,血腥和烟气触鼻,人声已止,烧燃爆裂声震耳欲聋。秋岚抱着乃弟的尸身,茫然地举步,大滴泪珠跌碎在胸襟前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