血剑兰心 第二十一章(7)

  她知道文俊做骨天生,只有出言相激,方可令他坠人壳中,所以语气不大友好。
  文俊果然上当,但他毕竟修养比往昔进步多多,剑眉一轩,随又一舒,泰然地说道:
  “在下确是技不如人,上次建阳河畔一招落败即是明证。但在下有一不情之调,尚望允。””有何见教,但请明言。”“上次五老峰上之事,实出误会,在下自知难获姑娘谅解,今卜世昌之长孙女红燕子卜燕,仍然健在,姑娘可否抽暇江南一行,找到红燕子一问端倪?”
  他想岔啦!以为她仍然对他怀恨,定是为了五老峰下之事呢!女孩子对这种事类之刺骨,难怪她不放过他了。他可不知茹姑娘当日已替他洗雪;义妹廷芝又语焉不详。在和茹姑娘相处这二段甜蜜时光里,菇姑娘怎能出口提起此事?所以他始终不知内情。凤姑娘没做声,茹姑娘已接口道:“俊哥,这事凤姐姐已于当时知道了。那就更好。凌姑娘,在下已诚心服输,天一慧剑确是举世无双。在下少陪,对不起!”他拱手而退。凤姑娘已报定决心,岂让他退?冷冷地说道:“刚才阁下所用的剑法呢?”“套用姑娘刚才的话,勉可匹敌”
  “三招之内,阁下将流血五步。为卫护儒林狂生的盖世声誉,不妨试试。”文俊果然火了,冷冷道:“姑娘说是三招?”“不错,三招。”“如果三招在下能安然无事呢?”
  “阁下就是天下第一剑,我知阁下轻功举世无匹,如果避招,可能幸兔。”“姑娘,你未免将在下小觑了。”凤姑娘叫道:“拔剑!文俊刚将手按在天残剑把上,菇姑娘已闪电似扑到。“俊哥,你疯了吗?你不看他的神情?岂是和你拼命的?你这傻瓜真是个木头人……”剑气锐啸,青芒如虹,一吞一吐,攻到文俊胁下。文俊大怒,将姑娘轻轻推开,光华一闪,响起一声龙吟虎啸,双剑一触即分。凤姑娘娇叱一声,千百朵青芒漫天彻地而至,虚虚实实,神鬼莫测,象千百朵青莲同时吐艳。
  “凤姐姐,不……”瑛姑娘和丘王琴筝然惊呼。
  光华倏涨,千百道歪歪斜斜的寒芒,由每一朵青莲之啻,倏然贯入。龙吟虎啸又起,人影又分。
  “第二招!”风姑娘娇叱,青芒凌空扑到。
  文俊不想伤她,他已看出姑娘并未将玄天神罡注入剑中发出伤人,只凭神奇的招术抢攻,他猛地向下一挫,招出的“万窃朝天”,这是应付由上空扑下的最佳绝着。
  龙吟虎啸之声又起,双剑狂鸣之中,凤姑娘飞退八尺。她一站稳,风目中闪过一丝可怕的凄然神色,深注文俊一眼,樱唇微抖,突又吸入一口气,娇叱道:“第三招!”
  青芒飞旋,六尺大的一圈剑影,突向文俊当胸罩去,赫然象极龙韬十二剑的“怒海藏针”。光华向下向上一涌,成弧形一迸。青芒突然向上疾升,快愈闪电,让光华涌到。绿影向前一栽,急扑袭到的光华。
  “糟!文俊脱口大叫,手一带,天残剑飞坠身后,人向前一扑。凤姑娘身形一踉跄,“挣”一声宝剑落地,她凤目闭,向前一栽,恰好跌在文俊怀中。“凤姐姐!”三位姑娘旁边大叫,正想扑出。“别去打扰,她死不了。碧姐放低声音说完,将一颗东海神丹递给茹姑娘。
  “祖姨婆,她……她……”丘玉琴惶急地叫。
  “不要紧,俊哥儿功力到家,受伤不重。茹姑娘,等会请照我眼色行事,这是本门神丹,该送去时我会通知你。”碧姐放低声音说完,将一颗东海神丹递给茹姑娘。文俊的天残剑向上一涌,想将姑娘的宝剑向上崩开,岂知剑向上涌刹那间,青芒自动上扬而绿影突然向天残剑闪电似的扑到。
  他心胆俱裂,猛地以十成功力撤回天残剑,在这一发千钧的刹那间,总算未将姑娘前胸贯穿,姑娘存心必死,扑势急愈电闪,突觉右乳内侧一凉,一股浑雄力道将她的前扑之势,担得向一震,站立不牢,向上一仰再向前一栽。
  她已感到其寒砌骨的剑尖,已贯入身躯,只觉浑身寒颤,闭目静待最后一刻。但她并未死,耳畔传来文俊警叫之声:“凤姑娘,你……你怎么不运动护身?硬往天残剑上撞呢,天那!你有意成全我,可是我……”
  他赶忙在兰革囊里去掏龙芝叶,运动捏成碎未,硬往她口里塞。掀开她坎肩垂下的流苏一看,右乳内侧乳沟之旁细小的创口鲜血缓缓渗出,忙运指急点,将右胸三脉以“顺脉治穴”手法制住,以免血脉受损。
  姑娘倒入文俊怀中,一阵男性的体气和热流,令她浑身一震,龙芝叶下咽,她凤目中泪如下雨,强抑心头悲酸,幽幽一叹道:“一剑铸恨,大病经年,总算天假其便,还君一剑。
  胸衣内藏有罗帕,此帕曾沾君之血,现今血债血还,我还瞑目九泉。你……你……你能亲手将我葬在建阳河畔小山之上吗?”“凤姑娘,你的伤并不致命。你听我说……”
  “不行了,我已感到半身麻痹,而且,哀莫大于心死,活不了的。趁我未断气之时,我得将话说完,免得你心中负疚。南昌道中,你用未瑶花救我一命,我反而恩将仇报”刺你一剑。湖口官道相戏,我是情不自禁。五老峰之后,苦苦相迫,只缘爱之深责之切六字害我。
  我不怪你,能死在你的剑下,在我是求之不得。瑛妹和玉琴妹,爱你之情可惊天地位鬼神,望你善待之,茹妹值得你爱,我祝祷你们爱河永浴,白首偕老,啊!我感到气血已经散凝,我该走了,记住,葬我……在……建阳河……小山……之上。珍……重。”
  她气息奄奄,说完,头一歪,倒在文俊怀内,似已死去,气息渐弱,“姑娘你死不得!”文俊搀挽着她,要替她推拿,一面急唤:“当然死不得,哥!”身畔到了茹姑娘。递给他一颗异香扑鼻的东海神丹,又说:“假使她不幸,你知道要引起多大的乱?唉!你这傻瓜!”文俊将东海神丹纳入她咽喉,又对茹姑娘说道:“茹,你的百花参露丹呢?”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