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秋笔 第四十八回 元凶授首明真相(11)

  大先生冷笑一声道:“黄老帮主,我早该杀了你。”
  黄帮主淡淡一笑,道:“现在,我们总算明白了前因后果,你囚禁起来的弟弟,已经告诉了我们大部分情形,但我还有些想不明白?”
  大先生道:“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  黄帮主道:“你究竟和春秋笔是什么关系?又怎会和春秋笔有此关连?”
  大先生道:“我就是第三代春秋笔……”
  黄帮主叹息一声,道:“春秋笔人人尊重,但你却做出了这等人神共愤的事。”
  大先生冷笑一声,道:“含沙,射影,你们可也是要背叛我了?”
  含沙道:“好说,好说,我们过去不明真象,那也就罢了,现在,咱们既然了解了实际的情形,自然不同了,咱们眼睛瞎了,但咱们的心还未瞎。”
  大先生道:“好!既然,你们都敢背叛我,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,七先生,咱们闯出去。”
  丐帮四大长老、突然向前行了几步,拦住黄帮主的身前。
  楚小枫道:“慢着,七先生,你过来。”
  七先生呆了一呆,道:“我!”
  楚小枫道:“对!就是你。”
  七先生怒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  楚小枫道:“欧阳姑娘!”
  七先生突然流下泪来,道:“你还记得我。”
  大先生突然一掌,悄无声息的拍身了七先生的后背。
  楚小枫道:“小心暗袭。”
  晚了,大先生的掌力,已经印在了七先生的背上。
  七先生身子飞了起来。楚小枫一把抱住了七先生。
  文凤、钱四、金五,齐齐飞跃而起,扑向了大先生。但闻一阵拍拍之声,四个人各自拼了一掌。
  大先生拿出了真功实学,文凤、钱四、金五,全都受伤。三个人,被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  黄老帮主叫道:“乾元神功。”
  大先生道:“不错,不怕死的过来。”
  楚小枫放下欧阳佩玉,举起了长剑。
  这时,含沙、射影,却悄无声息的扑了出去。随着两人的扑击,一十二枚毒针已射出。
  大先生冷笑一声,变掌劈出,迎向两人,身躯肃立不动,让那些毒针;射人衣服之内。
  他出手无声无息,含沙,射影的扑击之势又快,但闻蓬蓬两声,掌势分击在两人头上。
  蓬然一声,两个尸体落地。
  楚小枫的大罗剑式,化一道冷芒飞射过来。
  大先生一扬手,一道金虹飞出,锵然大震声中,楚小枫被震飞了七八尺远。
  但大先生却身子一颤,道:“好可恶的瞎子,你们的暗器之中,竟然挟有寒铁神针。”
  可是,含沙、射影,已经听不到他的话了。
  这时,丐帮之中,一个叫化子悄然行了出来,一掌拍向大先生。
  大先生回身一掌劈出,变掌接实。两个人的掌势,触接在一处。
  大先生道:“你是谁?”
  那人冷冷说道:“第二代春秋笔。”
  大先生骇然道:“师父。”
  叫化子道:“春秋笔没有师徒的称谓,只是代代相传,想不到我有眼无珠,竟然传了你这么一个阴险人物。”伸手一抹脸,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  楚小枫道:“陆前辈。”
  他竟是看马的老陆。
  老陆道:“很惭愧,他受了我的武功,也继承了道统,想不到,他竟然背叛了春秋笔。”
  大先生怒道:“你老了,未必是我的敌手。”突然加力,掌势向前推去。
  站在一侧的人,都感觉到一股暗劲,逼得人站立不稳。
  老陆果然已年纪高迈渐渐呈不支。
  楚小枫突然举剑,双手握柄,呼的一剑,向前刺去。
  这一剑看似平淡,但却有一股王者气势,正是大罗剑式中的一招“万方臣伏。”
  剑势由大先生的后背刺人,直透前胸。
  大先生倒下去了,但他说了几句警世之言,道:“师父,春秋笔不可传下去,它专门找人的隐私,再加上那身霸道的武功,稍为心志不坚的人,就会受它诱惑,走入邪途……”
  他的话,似乎是没有说完,但人却气绝而逝。
  老陆吐出了一口血,目光投注在楚小枫的身上,道:“孩子,老夫如是早几年看到你,也许春秋笔的传统,还可以维持下去,可惜你晚生了几年。”
  楚小枫黯然说道:“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他说的也有道理,春秋笔虽秉正义,但手段太霸道,而且,专以揭人隐私,难免会被人所用。”
  老陆点点头,道:“孩子,你说的有道理,所以,春秋笔到第三代为止……”
  回头望着黄帮主道:“老帮主,当你之面,春秋笔宣告封笔,也许春秋笔永远不会再出现江湖,除非,我能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出来。”
  缓缓转身,抱起欧阳姑娘,道:“楚小枫,为了查出第三代春秋笔的着落,我很惭愧,没有伸手援救迎月山庄的劫难,春秋笔不是侠客,也不可伸手救人,这些规矩缺点很大,为了弥补那次大憾,把这位小姑娘交给我,明日,我到迎月山庄找你。”
  楚小枫道:“好,晚辈恭候大驾。”
  老陆抱着奄奄一息的欧阳姑娘,转身而去。
  楚小枫回顾了文凤一眼,道:“文姑娘,你们准备如何?”
  文凤道:“我和钱四、金五,还要遣散这个组合中人,给我们三个月时间;然后,我们三个人到丐帮请罪。”
  黄帮主道:“丐帮当受不起,四个月后的今天,老朽联合少林。武当等掌门人,在少室峰恭候二位,希望能把此事作个结论,昭告天下。”
  文凤点点头,道:“一言为定,老四,老五,你们意下如何?”
  钱四,金五点点头,道:“我们听从文姑娘的决定。”
  文凤道:“楚公子,四个月后再见。”
  本文至此,全书已结,春秋笔是否还会出现还会出现江湖,那是以后的事了。
  (全书完)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