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仙列传 第三十回 再决雌雄(4)

  林煌咬牙切齿的喝道:“好小子,别忘了你爹还在这里,你若不肯回归本门请罪,老夫就奏明帝君,将你爹碎尸万段!”
  赵恨地之父赵龙,正是修罗门的二令主。
  二十年前与白氏家族一战,赵恨地之母当场战死,赵龙为护卫金浩,全身伤得不成人形。
  后来虽得不死,实际也已形同残废,如今只能在圆觉寺下守护第一道宫门。
  此刻,赵恨地一听林煌提到其父赵龙,思亲情切,顿时泪落双颊,好在他想到其父当年为保护金浩,功劳最大。
  金浩即便再狠,也不致将他处死,尤其金浩一向最能笼络人心,若公然处死功臣,将来又如何统治修罗门徒众?
  再想到其父虽然拼死立下大功,如今却落得只能作一名守宫人,若自己再回修罗门,照样也得不到好下场。
  只听林煌又道:“你这畜生,难道连父子之情也不顾了么?”
  赵恨地强抑着内心的悲愤,冷冷答道:“家父是修罗门的大功臣,如今也不过如此下场而已。
  若修罗门真要残杀忠臣,那就任由你们了。我赵恨地自知救不了家父,但却有决心将来为家父雪耻报仇!”
  陈布衣高声道:“赵老弟不必和他多费口舌!”
  他说着左右扫视一眼,道:“大家兵刃出手,这就开始进攻!”
  林煌纵声大笑道:“好,这样正好早让你们到阴曹地府报到!”
  这时白氏家族和李金贵、赵恨地早已亮出兵刃,只要陈布衣一声令下,立刻就一拥攻上。
  但一红一绿两个蒙面人,却依然稳坐如山,昂然不动,金浩也始终不曾开口说话,两尊者、双女使更是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  陈布衣担心对方必在洞口设有机关,为了慎重起见,反而有些犹豫起来。
  突见羊婆婆两眼发直,双颊扭曲,双手也不停发抖。
  陈布衣觉出有异,急急问道:“义母,您是怎么了?”
  羊婆婆抬手一指一红一绿两蒙面人,咬牙切齿叫道:“这两人正是五十年前,杀害老身父亲的仇人!刚才一阵风吹起他们的蒙面黑纱,我已看清他们的面目。”
  她最后-字尚未落音,猛然抡起凤头拐,有如电光石火般,直向洞口飞扑而去。
  白嫦娥、白氏三姐妹见羊婆婆只身闯入虎穴,深恐有失,也各各仗剑纵进洞口。
  这一来,陈布衣、白仪方、李金贵、赵恨地都不再犹豫,随后也跟了进去。
  最后一批人陈布衣冲在员前,谁知他刚剐跃至洞口,洞口竟忽然冒出了一片紫色浓雾。
  那浓雾入鼻之后,立刻使人心神迷惘,全身酥麻。
  陈布衣觉出不妙,急急仰身倒纵,一边喝道:“快退!”
  白仪方、李金贵、赵恨地嗅到那紫色浓雾,闻声也立即跃退。
  四个人退到洞外,无不心头大急,因为羊婆婆和白嫦娥以及白氏三姐妹全已冲了进去,却不见退回。
  陈布衣跺脚叹息道:“糟了,这紫雾必是传说中西域邪教中的‘熏心血雾’,只要啄进两三口后,立即昏迷不醒,义母和嫦娥等人必定已被对方擒住!”
  众人眼见洞口紫雾弥漫,心急如焚,却又无法进内救援。
  白仪方强自镇定着,探手入怀,摸出一只绿色玉瓶,倒出几粒丸药,道:“这是‘清心却魔丹’,二叔和李、赵两位老弟先请服下!”
  众人服过丸药后,又过了顿饭工夫,那洞中的紫雾才渐渐散尽。
  向嗣内望去,早巳不见半个人影。
  白仪方虽料修罗门不可能立刻杀害羊婆婆等五人,但想起金浩一向垂涎妹妹白嫦娥的美色,二十年前,他就是为了得到白嫦娥和少阳真解,才倾巢而出,和白氏家族展开一场武林罕见的浴血大战。如今他掳到白嫦娥之后,又岂肯轻易放过。
  想到这里,不禁心如刀绞,悲愤填膺,竟至无法自制。
  陈布衣长长叹息一声道:“你们谁带有千里火?”
  白仪方从身上摸出一个特制的大形火摺,道:“侄儿备得。”
  陈布衣接了过来道:“走,我们进去!”
  赵恨地失声叫道:“陈大居士,去不得,我明敌暗,里面又到处布满机关,进去等于自投罗网!”
  陈布衣黯然-叹道: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事到如今,那能顾得许多!”
  说罢,一手亮起千里火,一手仗剑,当先向洞口走去。
  白仪方、李金贵、赵恨地也紧紧随在身后。
  走进去大约百余步,两旁全是石壁,除了弯弯曲曲的一条通路,并未发现其他石室洞穴。
  陈布衣边走边问道:“赵老弟,还有多远才可到达地下宫室?”
  赵恨地早已走得胆颤心惊,抖着声音道:“至少还有二里多路,陈大居士,晚辈看还是别再冒险了吧,否则,若您和白居士也中了暗算,又有谁能替府上报仇雪恨?”
  陈布衣被一语提醒,刚要止步,突然一阵飕飕之声,破空而来,数十枝急弩,已经袭至跟前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