绛雪玄霜 第五十八回 鹊桥会冥妖绝命(9)

  梅绛雪应声解了陈玄霜和周惠瑛的穴道。
  罗玄轻轻叹息一声,说道:“所有被聂小凤奴役之人,都已服用了解药,但因中毒过深,一时之间,还难恢复本性,因此我要雪儿用普通手法点了她们的穴道,不论何人,都可解得,老朽管教不严,替武林招来了这一场大祸,仅此向诸位谢罪。”
  轻轻一击轮车,两个似猿非猿的怪物,奔了过来,把轮车向轿中推去。
  方兆南突然抱拳一礼,高声说道:“老前辈慢走一步,晚辈还有事请教。”
  罗玄停下轮车,缓缓说道:“什么事?”
  方兆南道:“如今武林乱源已平,聂小凤跳入深谷而死,万天成已为老前辈生擒活捉,你心愿已了,但晚辈受人之托,有一件事耿耿于怀,还望老前辈成全于我。”
  罗玄谈谈说道:“你可是想和我印证一下武功么?”
  方兆南道:“不错,老前辈被天下武林人物,目为一代人杰,但晚辈深受两位少林高僧的培养重托,想和老前辈求证一下,是少林武功博大精深,还是老前辈的武功强过少林。”
  罗玄道:“我缠绵病榻数十年,半身残废,武功早失,如何还能和你动手?”
  方兆南黯然泪垂,长揖说道:“晚辈已答应两位少林高僧,完成他们心愿,此事如不办到,晚辈终身难安,还望老前辈成全晚辈。”
  梅绛雪突然冷冷接道:“你既可代表那少林高僧,我自可代师效劳。”
  方兆南微微一怔,道:“我只是想和罗老前辈用口论武,以分优劣,并无动手相搏之意。”
  梅绛雪道:“我师父精神不及,万一有个失神,岂不辱及他一世英名,要比咱们就真刀真枪,打个胜败出来,有这么多高手作证,谁也不能取巧撒赖。”
  罗玄叹息一声,道:“觉梦,觉非,受觉生遗言所命,潜修少林武功,以雪昔年之耻,但老夫可以告诉你,你决然不是雪儿之敌。”
  方兆南被他一激,豪气忽生,做然接道:“晚辈近日日夜思考此事,深觉少林武功博大精深,堂堂正正,和老前辈诡奇之学,大不相同,老前辈断言胜负,未免言之过早了。”
  梅绛雪怒道:“不要逞口舌之利……”飞身一跃直扑过来,一掌劈下。
  方兆南纵身避开,喝道:“不要慌,我交代几句话后,咱们再比不迟。”
  梅绛雪道:“你交代吧!”
  方兆南抱拳对南北二怪一揖,道:“不论小弟比武的胜败如何,两位义兄均不可卷入漩涡,小弟受人所托,纵死无怨。”
  南怪辛奇冷漠的接道:“道士、和尚的花样最多,打不过人也就算了,却要遗言比武,闹出这无谓之争。”
  方兆南道:“小弟亦曾几经思考,深觉此事重大,关系着今后武学道统,不能以私人恩怨视之。”
  梅绛雪早已不耐,怒声接道:“说完了没有?”
  方兆南缓缓转过身子,前行五步,道:“恭请赐教。”
  梅绛雪凄然一笑,叹道:“你要小心了!”扬手一指,点了过来。
  方兆南不再让避,挥手一招”暮鼓晨钟”反击过去。
  梅绛雪侧身一让,左手侧攻,右指弹袭,倏忽之间,连攻八招,果然是奇诡绝伦,是所未见之学,只看的群豪个个屏息凝神。
  方兆南施展开少林上乘武功手法,点穴斩脉,封开八招。
  这是一场武林中罕难一见的恶斗,两人的手法招数,无一不是精奇无侍之学。
  片刻工夫两人已拼搏了百招以上,只看的群豪如醉如痴。
  突听梅绛雪娇喝一声,指影幻起,笼罩了方兆南身上一十三处大穴。
  群豪的目光之中,似是突然幻化起数十个梅绛雪来,掩去了方兆南的身影,都不禁为方兆南捏了一把冷汗。
  突地,响起了方兆南清啸之声,有如长空鹤鸣,九霄龙吟,两条人影陡然分开。
  方兆南双手按腹,马步不稳,退了三步之后,终于一跤跌倒。
  梅绛雪花容惨淡,玉掌捧心,娇躯摇了几摇,倒在地上。
  南北二怪,齐齐喝了一声:“兄弟,伤的重么?”纵身跃落到方兆南的身侧。
  那面的葛伟,葛煌,也同时奔向了梅绛雪。
  只听罗玄沉声喝道:“不要妄动他们。”
  四人怔了一怔,齐齐退开。
  只见梅绛雪挣扎着坐了起来,道:“夫君,你受伤可重?”
  方兆南一手撑地,缓缓坐起,道:“谢谢你手下留情。”
  梅绛雪惨然一笑,道:“你那一掌如若内劲全发,早已震断了我的心脉。”
  方兆南黯然说道:“不论胜败,我已完了心愿。”
  说完,缓缓的站起了身子。
  就在方兆南站的同时,梅绛雪也挣扎而起,原来两人各以绝招,击中对方时,同时留劲未发,手下留情,是以两人都受伤不重。
  忽然间,响起了一声悠长的佛号,一个白髯垂胸的老僧,慢步而来。
  方兆南回顾那老僧一眼,凄凉的说道:“晚辈未负大师所托。”
  来人正是少林寺仅余的高僧觉梦。
  他身后紧随着代掌少林门户的大愚禅师,大愚手中捧着一件黄色的袈裟,和少林至尊无上的绿玉佛杖。
  觉梦大师。目光一扫罗玄,低声对方兆南道:“少林上一代掌门遗命,那一个能胜过罗玄,就要他接掌少林门户,但老衲却不便相强,施主愿否接就此位,听凭自决。”
  方兆南呆一呆,道:“这个……”
  突听梅绛雪娇声喊道:“只要你不忘记我俩月下盟誓,你纵然取上三妻四妾,我也不放在心上。”
  陈玄霜幽幽说道:“从此之后,我再不对你无理取闹了,你也不该忘记我爷爷早已将我付托给你。”
  周惠瑛长叹一声,轻轻说道:“我父母亲只收了你一个弟子、就是指望你能承继我们周家的香火。”
  这时,方兆南望了望三个深情无限的绝美玉人,又回头望望大愚禅师那双手捧着的袈裟,佛杖。
  只觉思绪紊乱,前尘往事,情爱纠葛齐集心愿,一时之间,竟然茫然无措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……
  (全书完)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