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小玉 第三十八章(9)

  把年纪,忽然兴致大发,想独个儿闯一闯天下,倒是千真万确。”
  岳小玉道:“只要义父认为这是值得的,小玉也同样赞成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如此甚好,这血花宫宫主宝座,今天就交给了你!”
  岳小玉道:“但宫中高手如云,又有谁会对我心悦诚服?”
  说到这里,忍不住还是叹息一声,道:“不要说是宫中高手,便是小岳子自己,也对自
  己大大的不服气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你现在成为宫主,旁人自然不服,但等到你艺成之后,情况就会改变
  了。”
  岳小玉叹道:“但要等到艺成之日,只怕最少也得十年八载,这期间却便如何是好?”
  练惊虹道:“由你师父暂掌宫中最高令符,一切事宜,皆由你师父作主。”
  公孙我剑听见这两句话,居然面不改容,只是淡淡的说出了四个字,“果然如此。”
  练惊虹看着他,道:“公孙老兄,你答应了?”
  公孙我剑也盯着他,道:“练老宫主,连我的关门弟子都已坐上了阁下的宝座,我这个
  师父还能放着不理吗?”
  练惊虹悠然一笑,道:“这就是我的毒计,你现在才明白,未免是太迟了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我不是现在才明白,只是不想让你失望而已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公孙老兄,你是个逍遥自在惯的人,但这一次,却不免要老兄受由束缚
  了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一个人若逍遥自在得太久,也会开始生厌的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岂会如此?”
  公孙我剑叹了口气,道:“逍遥自在的人,未必一定就会快乐。”
  练惊虹“哦”了一声,道:“这一点,请怒难以明了。”
  公孙我剑说道:“逍遥自在的人,往往会在逍遥之中,感到某种难以言喻的寂寞。”
  练惊虹奇道:“逍遥的人,又怎会寂寞了?”
  公孙我剑叹了口气,道:“你没有这种经历,是不会明白的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但我很快就会明白了,因为从明天开始,练某就要成为一个逍遥自在的人
  了。”
  公孙我剑淡然一笑,道:“老夫祝君好运气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练某也希望血花宫在你们师徒悉心管治之下,会有一番崭新的气象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
  岳小玉却有着如在梦中的感觉。
  他暗暗失笑,忖道:“老子的际遇,真是越来越吓人了,再继续下去,不要说是血花宫
  宫主,只怕连皇帝老子也快要靠边站了,要让岳小玉来管理这片大好江山了。”
  这虽然是“奇想”,但这小子的种种奇遇,也实在是极其吓人的。
  就在这一天,岳小玉成为了血花宫宫主。
  但血花宫最高令符,暂时就由他师父公孙我剑掌管。
  这令符是金色的,上面雕着一条威猛的金龙。
  这令符的名字,是“虬龙令”。
  练惊虹亲自主持这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“盛典”。
  岳小玉虽然没有虬龙令,但却得到了一本武学奇书,它的名字是“倚马可待经”。
  “倚马”这两个字,他是曾经听说过的。
  曾经提过“倚马”这两个字的,是他的父亲岳老石。但当时,岳老石只是说到“倚马”
  这两个字,就无法继续说下去了。
  直到现在,岳小玉总算知道,所谓“倚马”者,原来就是一本叫“倚马可待经”的武功
  秘笈。
  这一本武功秘笈,当然大有来头,否则岳老石和慕容青烟决不会甘冒性命危险,想潜入
  碧血楼台将之盗窃出来。
  但是,谁也想不到,岳老石冒尽艰险,到头来还是无法得到武功秘笈,居然有他的儿子
  得到了,而且还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  隆冬,有雪。
  岳小玉在饮血峰上赏雪,身上披着一件价值千金的貂裘。
  他一面赏雪,一面练功。
  他的师父就在旁边,徒儿练功,师父却在喝酒。
  雪渐停,岳小玉的头顶上却忽然冒出了一丝缕缕的白烟。
  岳小玉练得周身发热,道:“师父,头壳出烟了。”
  公孙我剑喝了一口酒,道:“很好,继续练。”
  岳小玉头顶出烟,沁出汗珠,道:“不练啦!”
  公孙我剑慢条斯理的喝着酒,道:“为什么不练?”
  “再练下去,只怕会连头发也着火烧哩!”公孙我剑不理睬他,仍然在慢慢的喝酒。
  岳小玉正要再说话,忽然一脚飞来,又给师父在屁股上重重阳了一下……
  故事至此暂告一段落。
  但岳小玉还没有长大成人,江湖上的纷争还是此起彼伏。
  布狂风、万大小姐、慕容雪、展独飞、叶上开、叶大娘母女、郭冷魂、南宫业、水莹
  儿、穆盈盈、练惊虹、公孙我剑、诸葛酒尊、方鲸等等诸色人物,他们以后又会有一番怎样的遭遇?
  敬请留意,另一续集。
  (本书完)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