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小玉 第三十八章(7)

  练惊虹道:“他劝我不要再做血花宫宫主。”
  岳小玉怔了一怔,道:“这又是什么道理?”
  练惊虹道:“他没有在信上详细说明,只是写上八个字:‘天象幻易,宜退宜改’,你
  懂不懂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岳小玉想了一想,道,“是不是欧先生夜观天象,目睹星移斗转,所以认为义父应该退
  位,改做其他事情?”
  练惊虹目露赞赏之色,点头不迭,道:“你说得一点也不错。”
  岳小玉忙道:“这不是我说的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这当然不是你说的,这是欧如神慧眼所见,法眼所睹。”
  岳小玉皱眉道:“这种相法,靠得住吗?”
  “傻孩子,你还没有见识过真正的相法,切切不可胡言乱语。”练惊虹道。
  岳小玉吸了口气,道:“我会记住。”
  练惊虹“唔”一声,接道:“欧五先生认为,我若退位,你就是继承我一切衣钵的最佳
  人选。”
  岳小玉道:“义父若教我练习武功,我是一定会学的,但继任血花宫宫主,却是万万不
  可以。”
  练惊虹脸色一沉,道:“谁说不可以的?”
  岳小玉苦着脸,只好瞧着师父公孙我剑,看看他怎么说。
  他以为公孙我剑也会代替自己拒绝练惊虹的,谁知公孙我剑淡淡一笑,道:“做宫主看
  来虽然威风十足,但做得太久,也的确会生厌的。”
  岳小玉一怔,道:“师父,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?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为师的意思,是要你别让义父失望。”
  “什么?”岳小玉登时直跳起来,道:“连您也赞成义父的主意?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凡是好的主意,为师都不会反对,既不反对,那自然就是赞成了。”
  岳小玉眉头紧皱,忽然又“呵呵”一笑,道:“这就有趣极了。”
  公孙我剑盯着他,缓缓道:“何趣之有?”
  岳小玉道:“江湖上,有谁不知血花宫宫主是一等一的绝顶高手?但忽然之间,这位武
  功绝顶的高手不做宫主了,却找一个武功第九流的黄毛小子来顶替,这还不算是天大的笑话
  吗!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若倒转过来呢?”
  岳小玉一怔,道:“什么倒转过来?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倘若血花宫宫主,本来是个第九流的江湖人物,但忽然之间,这位武功
  第九流的宫主不再做宫主了,却换上了一个武功一等一的绝顶高手来顶替,那又算不算是天
  大的笑话?”
  岳小玉一呆,道:“这当然不算是笑话。”
  公孙我剑冷冷一笑,道:“同样一件事,只不过人物更换的次序有变,就使整个事情变
  得完全不同了?”
  岳小玉道:“当然不同,而且完全不同,大大的不同,不同之又不同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但在我的眼中看来,这是完全一样的。”
  岳小玉奇道:“怎会一样?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人们之所以感到有很大分别,那是因为他们还不够洒脱。”
  “洒脱?”岳小玉皱了皱眉,道:“一件事情由好变坏,和由坏变好,根本就绝对相反
  的,又跟洒脱不洒脱有什么相干了?”
  公孙我剑淡淡道:“一个真正洒脱的人,无论遇见的事是好是坏,抑或是由坏变好,又
  抑或是由好变坏,情形都是一样的。”
  岳小玉道:“但情形并不是一样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在凡人眼里的榷不一样,但在脱俗之人的眼里,却还是没有什么分别
  的。”
  岳小玉说道:“请恕徒儿无法可以明白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只要用心想想,你就会明白了。”
  岳小玉道:“徒儿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费神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但为师若非要你费神不可呢?”
  岳小玉道:“徒儿会抗拒到底。”
  公孙我剑道:“为什么?”
  岳小玉道:“因为师父说的话,并不一定是对的。”
  练惊虹眉头一皱,道: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师父说话?”
  岳小玉道:“这是师父教的。”
  练惊虹一怔,公孙我剑笑了笑,道:“他说的不错,做徒儿的不一定要盲从师父的命
  令。”
  练惊虹道:“但你们所说的事,似乎有点不着边际。”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