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凤旗 第六十一回 万教诚服双凤旗(6)

  江烟霞道:“风旗之威,全在人为,只能对君子,不能制小人,如是一个恶毒之徒,再起狂焰之人,我不信一面凤旗,能够使他府首听命。”
  上清道长道:“这个,我等早已想到,旗中自然有制敌之法。”
  江烟霞道:“你们……”
  一明大师急急接道:“玄机不可泄,这一面风旗,姑娘非收不可。”
  江烟霞沉吟了一阵,道:“这桩事,使贱妾很感为难。”
  一明大师道:“天下英雄一片诚心,姑娘就承受了吧?”
  江烟霞沉吟了一阵道:“如若这双凤旗还有别的作用,希望它不要再成为人间一个祸害。”
  一明大师脸色一凛,道:“所以,老袖希望姑娘,收存了它,然后再使它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凤旗,不含别的作用。”
  江烟霞道:“如此说来,我是受也得受,不受也得受。”
  上清道长道:“天下英雄,一片诚心,姑娘如再推托,那就未免使人难堪了。”
  江烟霞道:“好!我接受。”
  但闻一个长衫老者高声道:“上旗。”突闻一阵砰砰之声,传人耳际。原来,那大厅之外,早已备好了爆竹,听得上旗二字,立时有人燃放起来。砰砰的爆竹声中,加上阵阵悦耳的乐声。四个棒旗少年,缓缓向前行了几步,神色间一片恭谨。一明大师等为首的十五位长老,齐齐拜了下去。
  江烟霞伸手接过凤旗,缓缓间一明大师道:“我们可以走了吗。”
  一明大师道:“一年之后,各大门派要在我少林寺中聚首一次,敬祈旗主能够亲临主持其事。”
  江烟霞道:“这个,届时再说吧?”回目一颐容哥儿,道:“容郎,咱们走吧?”
  容哥儿应了一声,背起了江烟霞,大步向外行去。江玉凤长中蒙面,紧追在容哥儿的身后。大门外站满了人,那震耳的爆竹声,仍然未绝。四马篷车,都已套上了鞍蹬。
  大院外站满了人,但每个人都高举双手,闭住了双目,似是不敢瞧看那江烟霞。只听身后传来了那一明大师的声音,道:“车马都已备齐,请随意乘用。”
  江烟霞抬眼看去,只见两列队相送之人远远排出,一眼看去不着际。当下低声说道:
  “容郎,咱们上车吧。”容哥儿应了一声,登上篷车。车上坐定、垫被,早已备好,容哥儿放下了江烟霞,一提僵,车向前转动。三人内心中,都受了很重的创伤,对这等前无古人的盛大欢送,竟是视若无睹。
  江玉凤长长吁一口气,道:“俞若仙没有死,四燕八公都还好好的健在,实力丝毫未动摇。”
  这时,三人乘坐的马车,已然离开了那很长的欢送行列,篷车孤独的行在西下的大道上。江玉风的话引起了容哥儿无限关切,忍不住回话问道:“二妹,你说什么?”
  江玉凤道:“我说那俞若仙的实力未损,她在这场大搏斗中,一直保护着自己,不受两方的伤害。”
  容哥儿道:“她实力未损,难道会有害武林不成?”
  江玉风道:“很难说,我曾经听那王子方无意中谈过,他说俞若仙是比他更聪明的人,这话的详尽含意,我不知道,但它却若有所指。”
  容哥儿道:“俞若仙组成万上门,罗致了很多高手,至少她这批高下避开了毒药的伤害。”
  江烟霞突然取过双凤旗,轻轻叹息一声,道:“也许这里有答案。”轻轻一扯,双凤旗应手而开。敢情那凤旗一面,竟然是一个活结,只见那凤旗里面,贴满了白绩、白笺,上面俱都是记载的各大门派的奇技绝学。江烟霞凝目望了一段,不禁叹息一声,道:
  “是了,是了。”
  容哥儿道:“是什么啊。”
  江烟霞道:“上清道长、一明大师、赤松子,手持解药要他们交出绝技,使他们心存顾忌,不敢再妄生恶念,借此旗出镇武林。”
  江玉凤道:“他们把天下绝技,交入了我们之手,难道就不担心我们妄动异念吗?”
  江烟霞道:“唉!略们只要掌握到解药,就可使武林同道尽行归服,又何苦再绕这一个圈子呢?何况,天下奇技,百艺杂陈,他们心中明白,一个人穷一生工夫,也无法练成百艺。”
  容哥儿道:“如是咱们息隐之后,喜爱武功,这天下奇技,够咱们练上几十年了,如是不再喜爱武功,这东西交到咱们手中,也是无用啊?”
  江烟霞笑道:“他们还有一个用心。”
  容哥儿道:“什么用心?”
  江烟霞道:“看看什么人会来动咱们这面凤旗的念头。”
  容哥儿道:“这样说来,他们永远有人跟着咱们了?”
  江烟霞道:“是啊!一个人成就太大了,就将失去自己,这面双凤旗,将变成野心者追求之物,义侠人物保护的对象,咱们都是执旗的主人,仲裁天下武林纷争。”
  江玉凤哼了一声道:“天下共钦的双凤旗,原来竟是一个圈套。”
  江烟霞道:“只要咱们慎重一些,倒可消去今后武林中不少祸源,唉!一个人只要卷入江湖是非之中,就很难再脱身出来了。”
  容哥儿长叹一声,扬鞭催马,篷车如飞而去。
  (全书完)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友情链接:豆豆小说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言情 - 猪猪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席绢 - 投资 - 豆豆小说论坛 - 股票投资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